国产三级免费在线_国产三级毛片_三级视频免费观看不卡在线观看


修真聊天群同人之天帝篇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jj009.com

一处纯白空间入口前,纯白空间开启,露出一座宫殿的一角

  空无一物的空中,一条大长腿从空间中踏出。

  那身影,拥有一头柔顺的及腰长发,身材高宨,肌肤雪白,青春靓丽的小脸
上,一双纯黑的双眼,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她那双比例夸张,特别长的双腿。

  一条穿着黑牛仔长裤,踩着军用皮靴的腿从不远处的空气中迈出。

  黑灰参杂的中短头发,身型瘦长,皮肤古铜色,紧身的黑色短袖上衣,精干
的外貌,但就是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此时脸上正带着点无奈。

  「……」羽柔子「天帝版」0_0,咦咦咦咦咦咦

  「……」彭焱o_o,伊克斯Q死米???

  羽柔子「天帝版」与彭焱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之后……

  「哎呀呀,妳是?」羽柔子「天帝版」嘻嘻笑道,右手微扬虚托着什麽的动
作,嫩白的手指上,有一连串的文字浮动着。

  帝文

  远古天庭之主,威压一世的『天帝』所创。

  「呃,路人。」这些文字……靠,不是吧,接近巅峰的规则级符文;我看看
……能量穿透,精神偏移,时间缓速,空间压缩……我好想唸『温蒂』,我需要
——稳定(温蒂)一下,我觉得我打开穿界门的方式一定有问题……

  羽柔子「天帝版」扬了扬漂亮的眉毛,漆黑的双眼微微眯起,四周的一切开
始慢慢凝固缓慢下来,範围从身边开始往面前的陌生男子曼延而去。

  也不见男子有何动作,但时光之力好似消失了般,在接近男子身边大约1臂
之处就消失无蹤。

  「那个,我真的是路过的啊。」好麻烦啊,怎麽一言不合就动手,难道腿长
的人,都是行动派的???腿星人的民族习性?这力量真熟悉,有点像是空能衰
变化后产生的能量,『仙元』?,这裏是修士的世界?

  「咱的时光之道不起作用??这人是谁?怎麽会出现在这裏?」羽柔子「天
帝版」内心充满了疑惑,启用了后手,纯白色的空间内有一眼瞳一闪而逝。

  「我是追着黑丸,就是一沱黑漆漆的丸子状的东西……那东西很危险,请问
……」

  「怎麽突然有股不好的感觉,还是尽早离开好了……」

  「这东西能联络我,衹要拿在手上,内心默想『彭焱』就能通话,掰啰。」

  似乎察觉到了什麽,男子甩出了一张薄纸似的小卡片,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
小字,看似与自已所创的帝文有些相似,但内裏流动的能量却是完全不同,快速
的说完了后,凭空消失不见。

  「这是什麽哒?咱衹能感到有一股能量,但却不曾见过这种能量?」羽柔子
「天帝版」歪着头,青葱的食指点着脸颊喃喃自语的看着飘浮在空中的小纸片。

  「『彭焱』原来是这两个字,为什麽明明看不懂,却能理解,真是有趣哒。」
羽柔子「天帝版」将耳边的秀发随手一拨,甩到了脑后。

  「不管了,太阳船是我的哒啦!钢铁宋也是我哒啦!?(????)」羽柔
子「天帝版」灿烂的笑着说道,迈动修长的大白腿,跨入了纯白色的空间通道裏,
消失不见,洁白的空间裏,出现一个瞳孔,眨了一下眼,通道关闭,空间消失。

           ***  ***  ***

  「不行啊……这个世界的意识怎麽了……无法交流,就跟电脑程序似的,也
不晓得强制切入会发生什麽……要怎麽找起啊(╯‵□′)╯︵┴─┴。」第一
次遇到『世界意识』这麽奇怪的世界,不是没有,也不是初生,也不是消失,这
种诡异的情况。话说,『崩坏』是怎麽溜进我的『武库』裏的,这不修真啊~~。

  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者,外来者,天外来客等等等等……
躺在地上的男子名为『彭焱』,有着俗称的事儿逼体质,本来衹是个非常普通的
平凡人,在十九岁那年当兵,为了应付高装检,在军营内的树林裏挖洞挖到了个
奇怪的东西,意外之下触发才发现原来是天地级护身法器,空能泄漏后,莫名被
彭焱吸收,从此能够缓慢的产生空能。

  随着空能同时出现的是一种名为『崩坏扭曲』的奇特现像,所谓的『崩坏扭
曲』特性为:无视世界规则,崩坏扭曲其接触到的一切生命体与非生命体,普遍
为寻找生命体,据推测,其成型的可能原因为无尽次元世界的生命体,其意识裏
总是会有某些黑暗面与扭曲意唸,被『浑沌』蚀后产生的次级现像。

  其产生的影响为崩坏扭曲,使整个完整自洽的世界崩坏,此崩坏会导致该世
界的资讯干涉消失,例如:某些作者写文章或创作漫画之类的,会突然因为各种
原因而无法接收到资讯干扰,而产生如失去灵感,无法继续创作,或者是因为各
种各样的巧合,像是版权、政府政策、自身发生意外等等的原因,所谓的太监文、
断更、绝响,都是『崩坏扭曲』造成的后果。

  「这下好笑了,不能透过世界意识来寻找,连怎麽找起都没头绪啊~~。」
一脸生无可恋的喃喃自语着,而且拖的愈久……变数愈大。

  突然。

  脑海中跳出一个外框为锯齿状,内裏是刺眼的高亮度红色文字的讯息框:

  妳的新增好友「天帝」已被崩坏扭曲侵蚀,是否前往救助是/否?

  「搞毛啊,都被侵蚀了才通知,就不能一发现就通知吗,有意义吗!有意义
吗!!」虽然知道『鸿荒遗族』的尿性是自强不息,大多衹靠自身,认为外物衹
是辅助,但这『器灵』实在让人很无言啊,看来得请『仙族』再努力点了,两个
实力相当的对手,有辅跟没辅那就是胜负的关键了。

  一圈「洪荒符文」将彭焱包围后,下一瞬间,符文连同彭焱一起消失无蹤。

           ***  ***  ***

  遥远的星空中。

  一颗常年无法被太阳照耀的小行星上,却有一个人工小太阳释放着光和热。

  劫云中酝酿的雷柱轰然落下,劈向劫云下方的小太阳。

  「吞噬它,钢铁宋。」小太阳中,传出「羽柔子」那清脆的声音。

  紫金色的雷柱轰落,但最终全部被小太阳吞噬吸收。

  随着最后一波的雷劫被吸收,满天的劫云也散去。

  渡劫阵法中的羽柔子「天帝版」,呆呆的站在原地上动不动,两手下垂,漆
黑的双眼空洞无神。这正是陷入到了『心魔劫』中的征兆。

  一个凭空出现的黑点,没入了羽柔子的身体裏。

  意识海中,一片残破的废墟中,隐约可以看出是远古天庭遗址,天帝如瀑布
般的黑长直及腰长发飞舞于身后,青春靓丽的小脸上带着上位者的威严,微抿上
翘的嘴角透出强气。一身金色为底的华丽秦服龙袍,不同的是其上并未绣有五爪
金龙,而是写着『帝文』,深隧美丽的锁骨,圆润的香肩,龙袍的衣襟处延伸出
一片火焰般的浅紫羽织。

  黑底红边的肚兜,露出了光洁饱满的北半球,开襟宽袖,其中布满了华丽的
纹饰,一条黑红相间的束腰将胸部向上托起,胸前的饱满似要与天比高,一道深
不见底的乳沟诱人心神。

  胸腹之间的肚兜上写着远古文字,其意为『天命所钟』,龙袍的下摆位于膝
盖上方,纤腰之下那一双修长的大长腿,浓纤合度的大腿,曲线诱人的小腿,晶
莹嫩白的脚踝连接着浅紫色的火焰羽织,其下是一双平底的黑底红云履云靴。
(参考萌王_ex秦始皇)

  另一边,『崩坏扭曲』化为一颗直径约1M左右的黑色圆球,一颗有着外圈血
红内圈黑色的双色双瞳,写满了暴虐与扭曲的独眼,眼白四周则是一圈的血丝,
其下是一张长满倒三角形尖牙的大嘴,体表上则分布着像是血管的浮凸状线条。

  天帝漆黑没有眼白的眸子俯视着另一边的漆黑圆球,嘴角上扬:「心魔?怎
麽会是这麽丑扰(丑到性骚扰)的东西……难道又是……」想起作死宋接二连三
的组队度劫,瞬间感到心塞,自从认识作死宋以来,以前修真的常识都变成科幻
小说了。

  对面的黑球突然张开了利齿大口,喷出了一阵粉红色的雾气。

  天帝笑眯眯的看着扑面而来的粉色雾气,伸手在身前轻划,身前,一个个威
严的符文渐渐浮现。

  雾气像是遇到了透明的墻壁般无法越过『帝文』的防御。

  黑球的独眼前有灰色的能量聚集,很快,一道半人高的粗大能量束轰击而去。

  轰~~

  能量束撞击在『帝文』形成的防御壁上,如飞泻而下的瀑布撞击到水面般,
四处飞散。

  天帝右手掌心朝上缓缓举至胸前,当洁白的手掌停在胸前时,平天冠的上方
出现了九颗稍小的『帝珠』,随后素手一翻,掌心朝下,手腕一扣。

  九颗『帝珠』瞬间出现在黑球的四周,并且变成了27颗再小一些的帝珠,将
黑球全方位包围,之后交叉穿刺,在黑球身上穿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孔洞,孔洞中
缓缓的冒出粉色的气体来。

  受此攻击,黑球的能量束瞬间消失,身形也干瘪了下去。

  天帝的右手慢慢收至身后,27颗小帝珠重新融汇为一颗『帝珠』回到天帝身
边。

  「如此一来,心魔劫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哎呀。」不知何时,天帝负
于身后的双手被凭空出现的暗紫色触手束搏住,身下出现了一具整体为丁字形黑
色的扭曲器具,一排紫红色倒三角形的小锯齿,像是从顶端长出,整体就好似人
类的下牙龈,还有一些油亮的黏液分布在小锯齿上。

  下一瞬间,丁字形器具的下方伸出两条暗紫色的触手,瞬间飞射而出,缠绕
住天帝的洁白脚踝,触手瞬间收缩,一阵力量将天帝往下一拉。

  「啊~」天帝娇吟了一声,传来的不是想像中的剧痛,而是一阵酥痒的异样
感觉。

  紫红色的锯齿细看下可以发现,原来并非想像中的坚硬,而是如同舌头般带
着肉质的弹性,在触手的拉动下,让紫红色的锯齿陷入了天帝的蜜缝裏。

  身下的器具以丁字的底部为中心,开始了前前后后的往复摆动,随着摆动,
天帝胸前挺俏的白兔也一阵摆动,晃出了诱人的乳浪,而舌头般的锯齿,像是要
将天帝锯开般,来来回回,发出了「咕啾咕啾」的摩擦声,让天帝发出了一阵娇
吟。

  「哈」一声短喝,身下的器具瞬间解体,27颗『帝珠』在天帝的身周如螺旋
般的快速环绕,随后天帝以跪伏的姿势趴于地上,高高翘起的美臀微微颤抖着,
大口的喘着气,漆黑的瞳孔有些失神。

  意识海裏,远古的天庭遗址已笼罩了厚重的粉色烟雾,随着天帝的大口喘气,
吸入了不少的粉色雾气,这些雾气无视了『帝珠』的阻档,渐渐的包围了跪伏在
地上端息的天帝。

  黑色圆球出现在『帝珠』的防御圈之外,发出了「呵呵」的低沈猥琐笑声,
在一闪而逝的灰紫色光芒中,黑球弹出数根触手刺入虚空,大量暗紫色的触手凭
空出现在天帝四周,缠绕住她的四肢玩弄胸前的饱满玉孔,一根紫红色的触手刺
入虚空,出现在天帝挺翘玉臀的花房外,「噗滋」一声,狠狠刺进了花径,随着
触手的刺入,天帝最后一丝抵抗的意识,仿佛也被钉死再也无法反抗。

  伴随着紫红色触手的急速抽送,天帝发出了阵阵的娇吟:「啊啊~~啊啊啊
~~」,在天帝的玉臀一阵痉挛抖动中,漆黑的瞳孔失去神彩,无意识的张大了
红唇,同时紫红色的触手一阵蠕动,从没入的玉户中流出了大量的粉白色浓稠液
体。

  『帝珠』随着天帝的失神重新合而为一,静滞在空中,黑球瞬间出现在天帝
身边,下一瞬化为一座扭曲的暗紫色高背大椅,天帝的颈部被紫黑色的触手箍住,
平天冠歪斜的载在头上,双手被高举反绑在椅背上,肚兜被扯下,胸前玉乳更显
凸出,两根触手缠绕其上,触手的顶端挑弄着玉乳之上的嫣红,圆润修长的大白
腿被拉成了M字型,使得玉户大开。

  一根粗大的紫红色触手,前端呈现巨大的蘑菇头状,菌伞的边缘还带着一圈
的肉瘤凸起,狼牙棒般布满肉瘤状凸起的菌身,先是在天帝的玉户外磨蹭了两下,
之后则是旋转着没入了玉户之中,一边旋转一边抽插着,每下都深至花心,伴随
着触手的抽插,诱人的红唇中吐出了娇吟与喘息声,紫红色的触手一顿,接着是
一阵的蠕动,天帝也是浑身一僵,俏臀一阵颤动,在触手又射了一波之时也迎来
了又一次的高潮。

  粉白色的浓稠液体从交合处大量流出,漫过了扭曲的高背大椅椅面,顺流而
下,不久后,紫红色的触手又是开始接连不动的抽插,在天帝不知迎来第几次的
高潮与喷发后,从椅座的四处升起了像是布幕般的深紫色肉壁,从下往上合拢包
住失神的天帝。

           ***  ***  ***

  渡劫阵法中的羽柔子「天帝」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手下垂,漆黑的
双眼空洞无神,突然一团漆黑的不明物质从体内窜出,将羽柔子「天帝」包复住,
不久后,化为一身漆黑的全身甲,漆黑的双眼变的血红,眼眸裏充斥着疯狂扭曲
崩坏的情绪。

  不远处,一张写满了『洪荒符文』文字的薄纸片正散发出白色的雾气包裏住
「钢铁宋」,失去控制的「钢铁宋」正呆站着缓缓的发光发热着。

  从『洪荒符文』传送门踏出的彭焱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脸色一垮,觉得生
无可恋一一淦啊,妳这白癡『器灵』,妳保护一具化身是有个屁用啊,智商是下
线了,还是忘了充值?还是妳「器眼看人低是吧」?放着『灵体』不管,去保护
化身……等等……『灵体』『钢铁化身』……我好像明白什麽了……明白个屁啊!
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

  有这种『器灵』,妳们『洪荒遗族』的前身『洪荒百族』被『崩坏扭曲』灭
的一点也不冤啊……

  看着眼前已被『崩坏扭曲』侵蚀的羽柔子「天帝」,彭焱发出了一声叹息。

  「外来意识控制灵魂能量体……要不要这麽复杂,又不能像实体一样直接先
物理动能麻醉,再用空能解决,衹能用那个辨法来让『崩坏扭曲』先分离了,实
在很不想用那个辨法啊……」

  「封天绝地」

  「真希望能像传说中的什麽混沌钟啦,太极图啦之类的,随手一丢就自动搞
定收场,习惯了摇控器,平版,手机后,真希望什麽事都能点一下或滑一下就搞
定啊,好麻烦啊……」

  在彭焱的轻喝声中,空能以一种八边形的排列方式,形成一个封闭的圆形空
间,「羽柔子」与彭焱的身形也随之消失。

  与外界一样的空间裏,不同的是,空能以下的能量,就无法得到补充,衹有
与空能平级或之上的能量才能获得补充,其余以下的,用多少就少多少。此外,
也没有所谓的法则或规则力量能够使用,一切就衹有单纯的能量运用与肉体的力
量。

  「羽柔子」血红的双眼望着面前的男子,嘴角微微翘起,右手一扬,漆黑的
『帝珠』化为一片扭曲破败的『远古天庭』遗址,一甩,整片遗址如带刺陨石般
轰然落下。

  面对天崩般的攻击,彭焱摆出两仪桩姿势,心中唸头一转一一必须截断这招,
放任其蓄力落下来的威力可不好挡。

  随后右脚一提一踏,踏下的瞬间,脚下出现一个符文,人已到了坠落中的遗
址近处,左脚再接着一提一踏,脚下出现的符文被踏的暗淡无光近乎破碎。

  「踏天轰天炮」

  曲肘前顶撑的左手向下一划,右脚一蹬腿一转腰一扭,曲肘挎于胸部的右拳
张开为掌,瞬间向上一提,体内空能化为白雾状的巨掌,轰向刺球般下坠的扭曲
天庭遗址。

  轰的一声,『帝珠』所幻化的遗址被打碎,变回了『帝珠』后,向上抛飞。

  不待「羽柔子」招回『帝珠』,彭焱一个翻身,双腿一曲一蹬,逼近「羽柔
子」。

  看着瞬间逼至身前的彭焱,一柄漆黑的『暗月牙刀』从「羽柔子」的右手所
化,横于身前左掌贴于刀背,如此一来,让彭焱就像是把自已送上刀口般。

  彭焱在即将撞上刀口前一瞬,空能覆于左掌,左手画了一个弧线至上而下劈
落,拍在刀身上,腰跨一扭,右手曲肘顺势顶出,发出了一声沈闷的撞击声,中
肘处的胸甲应声而破,露出了底下惨白的肌肤。

  紧跟着,彭焱左脚轻提,右后脚一蹬,左掌上迎,击向「羽柔子」的面门但
却被不知何时出现的盾牌挡住,彭炎左掌迅速回收,右脚顺势与腰跨同时一转,
右掌挟空能击向「羽柔子」的腹部。

  「啪」的一声,腹甲破裂,近身后的彭焱,脚踩马步、僕步、弓步、跟步、
锁步。运转空能使出撑锤、肘顶、掌提,数招过后,「羽柔子」的漆黑全身甲已
处处破损,露出了大片惨白的肌肤,变得有点一一一『色气』。

  「崩坏扭曲的外层已经破坏的差不多了,仙元应该能起作用了。」

  「天仙极乐手」

  彭焱将空能转为仙元,右手复上一层金色,向「羽柔子」摸(划掉)探去,
金色的手掌接触到「羽柔子」的剎那,「羽柔子」那本来扭曲狠厉的脸孔一僵,
接着从耳根开始往脸颊曼延出一片粉红,血红的眼睛微微眯着,螓首微仰,一缕
乌黑秀发随「羽柔子」的动作垂落胸前,惨白的嘴唇微启,唇角微翘。

  趁此机会,彭焱双臂一圈,仙元运转,缓慢而轻柔的将「羽柔子」拥在怀中,
「羽柔子」的身体冰凉冰凉的、软软的,左手在后背轻抚着,右手则是顺着起伏
的娇躯,从山谷的腰部攀爬至陡峭的浑圆玉臀上,来来回回的奔波着。

  「嗯~嗯~」随着天仙极乐手的仙元在「羽柔子」的全身游走,「羽柔子」
发出了舒服的哼声。

  「啊咧,怎麽才这麽点反应?不是应该直接一泻千裏,分离了吗?好吧,再
加把劲!」

  看着「羽柔子」那嫩白的美颈,低下了头,将嘴唇轻轻吻在那冰玉般圆润的
雪肤上,Q弹水嫩,接着一吸一吮缓缓的轻点着。

  「哼嗯~~」「羽柔子」的娇吟声音传来,同时香肩微缩,那如同细雨落在
水面那般的轻吻,让「羽柔子」也随着亲吻的节奏,发出了附合般的哼声。

  顺着「羽柔子」的嫩白美颈往上翻到了小巧的耳垂,含住那小巧软嫩的耳垂
时,「羽柔子」颤了一下,发出了「嗯~~」的一声,浓浓的鼻音中,带着舒服
的哼声,身躯与俏臀随着大手的抚弄,也似拒还迎的扭动着。

  舔弄了一会耳垂后,彭焱将注意力转到了润泽的粉嫩双唇上,此时的「羽柔
子」血红的眸子裏已不再是疯狂与扭曲,取而代之的是半开半合,水润中带点迷
懵,如红玉沾露般诱人。

  注意到「羽柔子」眸子的异状后,彭焱低下了头慢慢的吻在那润泽的双唇,
让「羽柔子」的娇吟变成了甜腻的鼻音。

  「是时候了」

  趁着「羽柔子」受到极乐仙元的影响,彭焱运起「天地阴阳交合赋」,左手
游至粉嫩的玉颈轻轻托住后脑,右手向下探入大腿间,勾住了一条雪腻修长的大
白腿,轻轻上提。左腿挨着「羽柔子」另一条圆润充满弹性的大腿,腰部缓缓下
沈,金色的长枪进入了「羽柔子」体内。

  下一刻,「羽柔子」后颈处一道金色的仙元顺着后脑,经由额前向下流至丹
田,而另一道金色的仙元,自圆润充满弹性的大腿之间向上流至丹田,两道仙元
会合后,沿着大约是人体脊椎的位置向上贯至脑海处。

           ***  ***  ***

  满布了粉色雾气的识海中。

  一道金色的身影凭空出现,与此同时,如初阳升起般的金色天光画破了重重
的迷雾,接触到金光的粉色雾气与崩坏扭曲,随之冰消瓦解,现出了一丝不挂失
神的天帝。

  金色的身影也就是彭焱,上前抱住了天帝,右手伸出,轻揽住天帝的细腰,
衹觉得肌肤如丝般光滑,令人忍不住想抱着摩挲,柔嫩光滑的雪肤之下,可以明
显感受到柔软的腰肢,充满弹性。

  天帝在彭焱的右手轻揽时浑身一颤,双颊泛红,威严的眉宇间春意浓浓,漆
黑的眼眸全是渴望。

  随着左手在天帝的背部轻轻摩挲,天帝热情地张开双手,两条玉臂勾缠住我
的颈项,琼鼻娇哼,媚眼流动,娇哼连连,在我耳边轻轻伊伊呀呀,金枪瞬间挺
立,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更是刺激,天帝秀眉轻蹙的玉容,显得分外柔美,我的目
光着魔般不由自主地下移,天帝成熟曲线暴露无遗。

  酥胸高耸,柳腰纤细,玉臀浑圆挺翘;雪白的玉颈下,深隧迷人的锁骨,坚
挺饱满的双乳,两粒细致娇嫩的红樱桃,伴着呼吸起伏,骄傲地怒挺,煞是动人。

  因为状况紧急,明知道这等香艳美人难得,却不能细细品尝,便转移目标,
贴偎着凸凹有致的腰部逐渐下滑,游到最宝贵,最诱人的禁地,一阵莲花与梨花
交织的淡淡高雅香味传来。

  「天帝的身体,真是好香啊……」

  无论多有权势、修为多高,一个女人始终还是女人,都喜欢听到别人赞美她,
当我趴伏在天帝双腿之间,推开那高宨修长美腿,让她抬起一衹粉腿,跨上我的
肩膀,同时把手伸进天帝的花房裏。

  「唔……嗯……」我把中指慢慢滑入滑嫩的花房,慢慢加快手指的速度,在
她的花房裏来回抽动,愉悦的快感一下子就化作晶莹蜜液,浸湿了我的手指。

  接着伸出大拇指压在天帝敏感的花蕊上,不停旋转、弹拨着,将她体内欢愉
的浪潮推送得更高,而断断续续的娇吟,从她嫣红的唇间毫不掩饰地流泄而出。

  「唔……啊……啊……」一手继续抽送,另一衹手抓住她挺翘扭动的雪臀,
用力地抓揉着,灵巧的舌头则趁机舔上她湿泞的花房。

  「啊……啊……」花房被爱抚的刺激,让天帝好似抑制不住激动,急促地呻
吟着,脚尖用力地蜷曲,湿滑的花房向前拱送,毫不保留地向我奉献她所有的一
切。

  我极尽所能地吮咬敏感的花蕊,抽送湿软的花房,不久,紧闭的洞口开始羞
答答地张开,露出一条婉转幽深的粉嫩小径。

  「啊…好热……」

  高涨的慾火不停的燃烧着,天帝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挺翘的乳房起伏得也
越来越急剧,飘柔的黑发随着她剧烈抖动,有几缕杂乱地散落在肩头。

  耀眼的雪白,凄美的嫣红,黑亮的丝滑,看着这幅香艳至极的画面,我呆呆
得瞪大眼睛,手指不由慢慢停了下来。

  「嗯!」天帝用幽怨的眼神瞧了我一眼,那眼神包含着嗔怪、催促。

  我连忙收摄心神,重新把手指送进湿滑的花房,继续抽送起来。

  「啊……啊……唔!」就在我抽送的一剎那,天帝娇躯一阵扭动,口中发出
一阵串未知的音符,花房也奇异蠕动,晶莹爱液沿着我的手指汩汩而下,经历了
一次小高潮。

  这时,一张云床凭空出现在天帝的身下,天帝平躺在床上,漆黑的眸子微眯
着,透着慵懒与抚媚。

  跨下的长枪对準已湿润微开的花房,腰部一挺,枪头没入花房之中。

  「啊~~」天帝酥软地腻呼着,听在耳中,比天上任何仙乐更要动听。

  在这阵阵悦耳娇吟声中,枪头挤开了护卫着花房的两片蜜唇,缓缓滑入那条
湿热的幽深小径,尽管充满着蜜液的滋润,花房还是毫无空隙的缠绕着枪头,每
深入一寸都是那麽困难。

  进入时是这样的光景,但不久后就是另一副全然不同的情形,小径裏一阵蠕
动,像是渴望般的不断吸吮着。

  我拖着天帝修长雪白的粉腿,肉枪一而再,再而三地没入天帝的体内。

  「唔……嗯嗯……」

  「舒服吗?舒服的话就叫出声音来,越大声妳会越快活。」

  天帝不是那种扭捏作态的小女生,听了我这番鼓励后,马上就放开身段,享
受着性爱的欢好滋味,放声呻吟迫不及待地将下身向上迎合,将我的肉枪一寸一
寸的,迎向她的花心深处。

  我用心感觉着天帝体内的蠕动,紧贴着我肉枪寸寸滑进的滋味,温暖的玉蚌
紧紧裹着肉枪,裏面的膣肉如水浪般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我双
手爱不释手揉捏着天帝的挺翘雪乳,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

  换过姿势,跨骑在我身上,美丽的天帝摇摆腰肢,屁股忍不住轻轻扭动,身
体上下起伏,一对丰满坚挺的雪乳,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

  慾与天比高的挺翘雪乳晃动,天帝亢奋地扭着腰,放任我的肉枪更深入花房,
她则舒服得向后倒去,而我在这时抢着一挺腰,她便急忙用两手撑着我的脚,以
使她身体不至于失去支撑,就这麽稳住姿势后,开始把屁股疯狂抖动,胸前的圆
挺雪乳,上抛下甩,画出无数性感的圆弧。

  「啊!喔啊……啊~~」高潮时声嘶力竭的叫喊,天帝一边忘情欢叫,一边
狂扭细腰,玉臀急套,如升云端,飘飘慾仙,我们二人同时升上情慾的高峰,她
雪白的屁股结实有力,紧紧搾出我每滴仙元。

  「啊啊。」断断续续的畅美娇吟,天帝的样子有些不妥,随着快感的逐渐来
临,不时也浮现一层粉红色液体,违反常情。

  「咦?这是……」

  我见情形不对,判断情势,决定加快将她送上极乐颠峰,看看反应,于是时
而抚弄她光洁修长的大腿,时而抓揉她浑圆翘挺的粉臀,时而又伸入她雪白的腿
间,伴随着抽插,一下一下让她的呻吟越来越大。

  「动……妳动啊……啊啊啊啊……!」

  天帝放浪的婉转娇啼着,英气勃勃的动人秀眼,现在已经变得说不出的淫靡
娇艳。

  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我一下抱着天帝坐直起身,让她改以『观音坐莲』
般坐在我身上,她就像一匹脱繮的野马似的,雪白赤裸的玉体竭力上下起伏着,
一下下用她酥软圆翘的粉臀,紧紧骑在我枪茎上,把又挺又硬的肉枪整支吞入,
最后,她仰着头,发出一声甜美与痛楚兼具的尖叫。

  与此同时,在一阵阵酥麻感中,我凝视着眼前犹自不住颠动的雪腻躯体,肉
枪忍无可忍一酸,一个哆嗦,狠命一顶,直顶进天帝的玉蚌深处,顶着那片嫩肉,
仙元如火山一样激烈强力喷射而出,一而再、再而三,断断续续地间歇射出,全
身都是酥麻畅美。

  「啊啊啊啊啊啊~~」高潮的同时,浓烈的粉色气体自天帝五官、七窍中溢
出,像是彩色粉末趴一样,粉色雾气与身躯的粉色液体朝四周蔓延开来。

  经由「天地阴阳交合赋」进行魂交的两人,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都陷入
了一瞬间的失神。

  魂交即指灵魂的交互来往。一般的肉体交合,是透过肉体的接触,刺激性器
官高达成千上万条的感觉神经末梢,来让脑部产生愉悦,美好,舒畅的感觉,而
魂交却是直接作用于精神上,就好比一个是载着厚10MM的保险套,一个却是无套
般,那种愉悦,不是单纯的肉体刺激所能比拟的。

  第一次使用天地阴阳交合功法的彭焱,因为魂交产生的一瞬间失神,使得
「封天绝地」漏出了内裏的一些气息,灵鬼和本体间的『联係封锁』,也因天帝
的失神而解除,灵鬼瞬间通过契约和本体产生共呜,将『魂交』后产生的强烈欢
愉感传递给了本体的羽柔子。

  裹一条绵被在草地上翻来翻去的羽柔子一顿,『醉仙酿』造成的脸红更深了
几分,微眯的眸子一阵失神,小脑袋一仰,头脑轰的一声,轻哼了一声「啊~」,
手脚伸直,晶莹可爱的脚趾用力的卷曲着,下身一阵湿濡,随后身体渐渐软了下
来,眼神迷离。

  而一直关注心爱女儿的灵蝶圣君,因为九品的『醉仙酿』影响感知,加上不
愿太过详细的探查爱女,即使发现了满脸潮红的羽柔子,也衹认为是喝多了,而
并没有多作他想。

           ***  ***  ***

  「封天绝地」内

  彭焱右手散发白雾状的空能,瞬间捉住了黑球,空能毁灭掉黑球,凭空掉了
一地的刀、枪、盾、甲等等……心唸一动,将四周一地的物品收入了『武库』内,
同时让「封天绝地」再次完美运行。

  羽柔子「天帝版」也重新将灵魂与本体的『联係封锁』恢复。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σ( ̄□ ̄|||)」

  「朕不记得有给过妳尚方宝剑能先斩后奏(???)?」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

  「从到可如此摆布朕?朕可不曾如此失态过(?﹏?#)」

  「呃。偶尔换个风景也不错啦,才不会审美疲劳( ̄□ ̄;)|||。」

  「才多久,就敢对朕疲劳了?嗯~( ̄? ̄)?」

  「微尘是说天帝神威,杀的微尘疲备不堪( ̄▽ ̄)B」

  两人因魂交的影响,产生了水乳交融,休戚与共,已经熟识了十几年一样,
像一对老夫老妻般的拌着嘴。

  彭焱解除了「封天绝地」后伸手一招,正在保护『钢铁化身』的薄纸片飞到
了手上。

  「这『识别卡』其实不衹是用来联络用的,还能记绿资讯信息,传递次元锚
点讯息,此外还有不怎麽靠谱的护盾跟器灵。」彭炎控制着『识别卡』缓缓飘向
了羽柔子「天帝版」。

  羽柔子「天帝版」看着缓缓浮于身前的『识别卡』,心唸一动,控制着『钢
铁宋』重新回到天上,如小太阳般继续发光发热。

  「别想转移话题,那个黑色的怪异心魔,还有妳先前说的黑丸,妳又是什麽
人,也该跟朕一一交待清楚了吧(???)?。」羽柔子「天帝版」眯着漆黑的
大眼睛说道。

  「那个黑丸我们称呼它为」崩坏扭曲「其特性为。」彭焱的话说到一片,突
然发觉到不对。

  虚空中有空间裂缝在身旁打开,裏面是一个黑不见底的世界。

  什麽都没有,就是纯黑的空间。

  接着仿佛有一衹看不见的『无形之手』,将彭焱捉起,彭焱身周突然冒出一
阵白色的雾气能量试图抵御,虽然空能身为虚空衰变后的能量,其层级远高于天
道的能量,但,就好比一个是1克拉的钻石,一个却是世界树那样的庞然大物,
两者相撞,呵呵呵。

  量的方面差异过大的情况下,『无形之手』还是牢牢的捉住了他,将他扔到
了裏面。

  随着小黑屋关闭的剎那,天帝发现自已脑海中关于『彭焱』的记忆,变得透
明起来。

  就仿佛彭焱的存在都被抹去了一样。

  她努力的想回忆起彭焱的一切,但记忆越来越淡。

  一息后。

  天帝一脸懵懂。

  她脑海中隐约还记得一个『很欠打的人』,一个让她很想把对方丢到『远古
天庭兽神部厕所』粪坑的人。衹记得对方似乎对她做了一些不是很好的事,然后
对方给了自已一张『名片』,但她就是无法想起对方长的怎样,有什麽特殊能力。

  「啧。」天帝揉了揉眉心:「这次复活体的状态有点小问题,总是会莫名其
妙的丢失一些记忆。」

  看着浮在手掌上的『名片』,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似与自已所创的
帝文有些相似,但内裏流动的能量却是完全不同,明明看不懂文字的意思,但脑
海裏却自动冒出了『彭炎』两个字。

  「为什麽明明看不懂,却能理解,真是有趣。」天帝并没有用手去触碰飘浮
在空中的『名片』,而是开始试着解析是否有什麽潜在的危险。

  下一瞬。

  一波七连击的强制性畅爽传来。

  「啊呜~~」这种强制性的舒爽是怎麽回事?

           ***  ***  ***

  天道小黑屋裏的彭焱正想透过次元座锚点回到天帝身边时,脑海内突然跳出
了一个不断闪烁的视窗:

  阿库娅:〉「彭焱!彭焱!快来救我~~我被青蛙吞了~~救命啊!!」〈

  妈的阿库娅……为了那个世界好,我是不是该把阿库娅丢到洪荒的『锁神塔』
裏(???)。

  算了……还是去救一下好了,这麽阿库娅的女神,无尽次元裏可能也就一个,
属于接近绝种的稀有动物了,为了青蛙的智力着想,还是跑一趟吧。

  打开了穿界门,锚定了阿库娅的次元锚点后,跨进了门中,消失在天道小黑
屋裏。

           ***  ***  ***

  一颗常年无法被太阳照耀的小行星上,却有一个人工小太阳释放着光和热。

  「咝~~咝~~这次过份了啊,上次还衹是七连发。这次就不给人喘气的时
间,从头到尾足足八十一次,那小姑娘到底在干什麽?而且,我明明已经切断灵
鬼和本体间的联係,为什麽还被影响到了?」羽柔子「天帝版」,趴在小太阳下
方的冰川上,一脸苦恼。

  看样子,在去儒家展开自已的计划前……她得先去和『羽柔子』见一面。

  这小姑娘的脑回路特别神奇。

  如果说正常人放飞自我时,脑回路是展翅飞翔的大鹰……那羽柔子小姑娘放
飞自我时,脑回路就是冲出星球的宇宙飞船!

  「这种强制性的畅爽到底是什麽鬼东西,必须去了解下。」天帝喃喃道。

  这种强制畅爽,凭着她强大的意誌,完全可以抗下……但问题是她的躯体是
羽柔子的灵鬼,底子太弱还受羽柔子本体影响。

  好不容易恢复过去后,天帝收起『名片』与自已画满计划的卷轴。

  「解除和本体那小姑娘羽柔子间的『联係封锁』,锁定她的坐标。」天帝手
指轻轻弹动,重新让『灵鬼之身』和羽柔子之间建立共呜联係。

  通过这种共呜,她锁定了羽柔子的坐标。

  不过,她没有直接传送到羽柔子身边去,而是先躲在暗处,暗中宽视。

  天道小黑屋与接连不断的事件,让天帝的注意力从『名片』转移到了羽柔子
身上,那一个与她有过一段故事的名字,也在脑海裏渐渐模糊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jj009.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jj009.com